亚博游戏News

权力的游戏:我们追了八年的剧,正式崩塌

POST TIME:2019-05-23 07:25 READ

  观众们的反应并不意外,就好比前两集一样,又迎来了一片骂声。完结集的烂番茄评分掉到了可怜的57%。气急败坏的观众们甚至在网上发动请愿,要求HBO重拍第八季,并且撤换掉两名主要编剧。

  许多作家在创作长篇小说时,都有提前列大纲的习惯。但写着写着,原有的大纲大概率会被推翻。通俗的话来说,人物会“活起来”,具有“自己的思想”。到了那时,作家就并非造物主,而只是在帮笔下的人物完成他们自己的宿命而已。

  尽管编剧和创作长篇小说又有所不同,但背后的道理是一致的。

  而在《权力的游戏》的最终季里,观众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剧情并非由角色在推动,反倒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拉动着角色们去服务剧情。每个主要角色的人物弧光,都发生了或大或小的崩塌,造成了这一出史诗级的“狗尾续貂”。

  1. 夜王

  在整部剧中,夜王是崩塌得最惨的一个角色。

  虽然外观神似,但异鬼毕竟不是《生化危机》中的低智物种,而是一支有指导思想的部队。夜王这个角色,也有独特的动机和行为模式。花费了多年时间,建设起一支异鬼大军,总要有个理由。但剧中并没对这个理由做详细的解释。

  没有解释倒也罢了。就一般的戏剧规律而言,铺垫得越久,高潮就越迭起。而夜王大军并没有掀起什么高潮,只是弄死了几个不疼不痒的角色,就突然暴毙了。

  尽管第一季中的奈德·史塔克身上也出现了铺垫许久后突然死亡的剧情,但仔细想来,奈德作出的每一个选择,都给他的死做了铺垫。况且,第一季是所有政治斗争的开始,所以观众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戏剧安排。

  但夜王之死已经接近大结局了。他也不会留下一群异鬼后代给他复仇。这种处理,只会让观众觉得,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八年追了八季,到底看了些什么东西。

  2. 瓦里斯

  如果有哪些角色崩塌得比夜王更厉害,恐怕就只剩下瓦里斯了。

  且不说瓦里斯的定位是情报总管,却对敌军的规划部署毫无察觉。仅从七国最擅长自保的人设定位来看,这个角色就是前后矛盾的。

  倘若用《三国演义》来对标,瓦里斯这个角色,就相当于贾诩。后者虽然一心为民,但总是被迫服务一个个暴君,因此只能躲在帷幕之后耐心等待机会。既要实现理想,但前提是,也要自保。

  但在《权力的游戏》中,编剧在处理有关瓦里斯的戏份时,似乎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有独立思想和世界观的角色来看待。

  绝大多数时候,瓦里斯起到的作用就相当于哆啦A梦——需要情报时,就借来用一用;不需要时,就把他扔到一边,偶尔拎出来讲几句“为了国家”这种在剧中不合时宜的话,勾引一下观众的好奇心。

  那么当这种好奇心和剧情总体走向有冲突时怎么办呢?当然是舍弃好奇心啦。

  这是游戏的思路,不是戏剧的。

  3. 琼恩

  虽然并非狼家血统,但在性格上,琼恩和奈德·史塔克很相似,都是守护原则,尽忠到死的人。

  守护原则,尽忠到死,并不意味着无理由的愚蠢。奈德当年主动告知瑟曦,乔佛里的身世已经泄露,可以理解为是对瑟曦母子的恻隐之心盖过了判断力。但琼恩将自己的身世昭告天下,并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古语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为臣者,最忌讳的就是拥兵自重。在扶持劳勃坐上铁王座后,奈德选择退居北境,不干预君临政事,便是这种政治智慧的体现。

  而琼恩的大嘴巴,无异于公开挑战龙母的统治。再结合他并不想称王的基本动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是真的蠢得可怕。

  反面角色有人爱,因为反派的世界观也是世界观,只要合理,观众也可以理解代入;但蠢人却鲜有人会喜欢。

  此处有剧透——

  此外,大结局的戏码,不禁让人想起《X战警》中金刚狼一爪捅死琴的画面。都是疯狂的女人,被逼无奈的男人;都是为了更崇高的目的,不得不牺牲爱情。除了思路,两个场景甚至连构图都相当神似。

  ——剧透完

  然而,这种为了大义牺牲爱情的俗套戏码,放到《金刚狼》中不违和,但放到《权力的游戏》中就显得颇为儿戏。

  毕竟,前者是面向大众的幻想漫画,后者是马丁老爷子凝结了半生心血的架空世界版图。只能说,为了完成任务,编剧和导演把马丁老爷子的思想给降级处理了。

  4. 小恶魔

  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小恶魔和龙母之间,并不只是单纯的上下级的关系。两个人之间还存在着更深刻的情感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