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News

亚博官网向象牙塔游戏说声再见

POST TIME:2019-05-24 07:35 READ

亚博官网向象牙塔游戏说声再见

本文系大赛50强入围作品
作者 | 科尔尼
有人说,大学里的学生会,是一群成年人在玩着小孩子的游戏,也有人说,是一群小孩子在玩着成年人的游戏。
赵海明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十分推崇学生会的人,他大一时加入了H大学生会并在大二时担任了部长,在学生会混的是风生水起,但他在大二学期末,有能力升任众人艳羡的 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他却突然放弃这次机会,结束了他的学生会生涯。
1、
为了提前了解H大的校园生活,在正式开学前,我进了H大的贴吧并认识了同一个地市但不同县的赵海明,他比我大一届。
赵海明十分热情,帮我介绍怎么从老家坐车到学校、需要带什么东西、每个月大约需要多少生活费、哪个食堂的饭菜好吃不贵,还邀请我加入了A市在H大的老乡联谊会的群,方便寒暑假结伴返乡返校。我十分感动,约好开了学要请赵海明吃饭。
赵海明谢绝了我的好意,说开学之初他会特别忙,没有时间吃饭。
我随口问一句忙什么。
他说他是H大学生会的部长,要忙招新,如果我对学生会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找他聊聊。
作为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对学生会不是很了解,开学之前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些关于学生会的内容,大多也是比较负面的,所以对学生会兴趣不是很大。
听到我对学生会没兴趣,赵海明一副很好奇的样子,别的学生一来大学都是想着通过激烈的竞争加入学生会,我竟然没有兴趣,他表示很有兴趣见见我,我俩便在湖边约了见面。
赵海明穿着休闲的白衬衣、休闲西裤和皮鞋,手里拎着一个手提包,显得十分的商务,算不上多么的老气,但也没有一丝青春活力的气息,让人感觉这一身行头和他的年龄不是太相符。
赵海明问我,是不是觉得学生会的工作占时间还不发工资,傻子才干?互相阿谀奉承互称部长主席像是一群幼稚鬼?
他犀利的话让我不知所措,只能傻傻的点了点头。
赵海明很自信的说我肯定没有规划过大学生活,甚至对大学毕业后的人生都没有规划。
我老实承认了,我的确没什么规划。
赵海明得意的笑了笑,说正是因为我的前途规划不清晰才不屑加入学生会的,每年学生会竞争的都很激烈,难道这些同学都是傻子?学生会在网上的形象一直不好,可每年申请加入学生会的人可真不少。
我觉得赵海明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我的立场不坚定了,希望赵海明能跟我讲讲学生会的优势。
赵海明从学业规划和就业规划的角度来跟我讲了讲。
如果我不满足于现在的学历,想考研,赵海明罗列了几名近几年H大考上名校硕士的毕业生,他们有的是曾经的学生会主席、部长,也有一些普通的学生会部员。
赵海明说在学生会里,挂过科就再没机会升任部长了,所以学生会里的学习气氛还算不错,有一些学习优异的部长主席也非常乐于给部员们讲题或者传授经验,毕竟都是自己人,所以加入学生会对考研会有很大帮助。
如果我想参加公考,学生会的官僚气息反而是优势,提前适应了未来的工作环境,更重要的是,学生会干部有优先入党的优势,在未来公考报名的时候,会有更多的职位选择。
如果我喜欢社交和各种娱乐,那几百人的学生会将是最适合我的,因为学生会需要办学生活动,会逼着你不得不社交,同时学生会内部组织的聚餐、KTV聚会、短途郊游之类的活动也特别的多。赵海明还拿出手机给我看他们聚餐或者去周边游的照片,一群俊男靓女们朝气蓬勃的样子,确实让人羡慕。
赵海明还说了,同一个班级的同学,同一个寝室的室友,都是学校分给我的朋友,但通过学生会,是我主动筛选出来的有着共同爱好、相似的价值观、相似的人生规划的朋友,这样的朋友,才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赵海明看我有点心动,便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学生会申请表,我立即填好递给了赵海明,问到是不是这样就能加入学生会。
赵海明冷笑了一声,“我来找你,是来为学生会正名的,是要你知道学生会不是你看不起的垃圾,而不是对你有意向来跟你抛橄榄枝的,稀缺的资源大家都会抢的,你凭什么轻易加入学生会?”
说完这话,赵海明就走了,留下了风中凌乱的我。
2、
和赵海明聊过一次天后,我有点迷茫,打电话给家里混的不错的舅舅打电话,舅舅表示他没上过大学,所以没什么具体的建议,但是他觉得,人生就像是小马过河一样,好不好,自己去试一试,特别是我现在作为一个学生,试错成本极低,在没有进入社会之前的人生,应该是不断的做加法的人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多的去争取、去尝试,这样能尽快帮自己认识这个世界,能更加精准的做出适合自己的职业、人生规划,等明确了自己的人生追求之后,就可以过上做减法的人生了。
听的云里雾里的我,觉得应该加入学生会。
但家境普通的我,没有学过任何一项才艺技能,颜值和身材也很普通,衣商也不高,是那种放到人群中谁也不会多看一眼的普通人,所以我知道我竞争起来没有任何优势。
我约了几次赵海明,希望他看着老乡的份儿上能指点迷津。在请他吃饭喝酒的时候,我表明了决心,说道如果有机会给赵海明当部员,我一定好好干。赵海明可能被我的花言巧语所打动吧,向我提到了一个校园社团:青春无悔社。
我很费解,加入学生会和学生社团有什么关系?
赵海明说这个社团是前几届的学生会主席组建的社团,由每届学生会的主席来出任青春无悔社的社长。
这个社团和街舞社、吉他社等社团不大一样,从名字上看不出来这个社团是做什么的。
赵海明跟我说,这是一个帮助大一新生制定学业规划、人生规划的社团,社团会请相关的老师、优秀的毕业生、优秀在校生担任讲师,而很多优秀的在校生讲师也正是学生会的主席、部长,所以加入了这个社团,很有很多和他们提前接触的机会,这样有利于加入学生会。
不过这个社团是收费的社团,收的是学费,用来当做讲师的辛苦费,算是对讲师们的辛苦劳动给予一点点物质回报。
收费的形式是办学员卡,初级学员卡200元,中级学员卡500元一年,高级学员卡1000元一年,办理了学员卡才能参加讲师们组织的座谈会,如果是中级的话就有资格参加二十人以内的小班座谈会,如果是高级学员,还会享有讲师们亲自为学员量身定做一套大学四年的生活学习规划。
在全球名校的课程都能免费在网络公开课上听到的互联网时代,我觉得这个价格有点贵。
赵海明解释道,只有本校的讲师才能针对本校的学习制定最合适的规划。
我对这个倒不是很在意,我在意的是,办了这个卡,能不能保证我加入学生会,毕竟加入学生会只有大一开学这一次机会,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得到了赵海明的肯定后,我忍着心痛办了一张500元的中级学员卡。
后来我果然顺利地加入了学生会的电子技术部,成为了赵海明手下的一名部员。
在第一次电子技术部聚餐的时候,赵海明喝了不少酒,不一会就离席了,两个副部长也跟着出去了,他们三个出去太久没回来,我便出去看看情况。
只见在饭店外面的台阶上,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赵海明在默默的哭泣,我凑过去给他递面巾纸,他哭的突然厉害了,不停的重复着“我们对不起你们”。
我们是谁?
你们是谁?
我没有问,他也没有说。
两名副部长拉着赵海明往马路边走,想着打辆车先把赵海明送回学校,临上车,赵海明还跟我说了一句,“我们做了一些错事,他们也做了,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做了。”
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在之后的学生会生活中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当初赵海明说学生会的学习氛围好,学霸辈出、大家互相督促学习,挂了科就没资格升任部长。
但事实不是这样,学生会的学生干部们约吃饭喝酒、出去玩很频繁,但鲜有约自习的,学生会里确实有一些学霸,还有拿下国家级奖学金的,但这些人从来不会现身在学生活动现场,要不是学生会成员名单上有他们的名字,真是不知道他们和学生会有什么关系,而且很多名部长在竞选部长前、做部长时都挂过科,并不是赵海明说的挂过科不能当部长。
再就是社交,学生会的群里经常有人喊在某某奶茶屋约三国杀、某某网咖约LOL竞赛,刚开学的时候还有新鲜劲,去了几次后,觉得也没什么意思,特别是那些俊男靓女们,在高频率的社交环境中,很快就会找到与自己般配的另一半,剩下一群互相嫌弃的丑仔肥妹聚在一起浪费原本应该用来学习的大好时光。
还有青春无悔社的培训课,办理了五百块钱的中级学员卡后,一次小班座谈会都没有组织过,只开过一次全体的见面会,各位老师轮番上场,讲的内容简直就是初中生才会看的心灵鸡汤。
总之,我感觉我像是被骗了。
而后的传闻也印证了我的猜想。
同寝室的学生会成员说,所谓的青春无悔社就是用来骗钱的,因为学校不允许学生会收费,所以要成立青春无悔社这样的学生社团来卖入会名额,每个部长推销出去的青春无悔社学员卡都是有提成的,一个部门少着二十人多的有三十人,每个部门的部长都能提到几千元的提成,办理的学员卡金额越大,提成就越高,因此在招新时经常会出现几个部门为了争抢一个舍得办高级学员卡的金主而发生纠纷。
我像是被打了一记闷棍,在我眼中光鲜亮丽的赵海明不再变得猥琐不堪,但他似乎有他的苦衷,所以才在第一次部门聚餐的时候喝多了说他们错了之类的话吧。
3、
加入学生会仅两个月,我就感到了学生会的无趣。
H大学生会十几个部门,每个部门一个学期多的能办三四场学生活动,少的也得办一两场,一个学期下来就是几十场学生活动。
在一个学生不多的小小校园里,学生活动的数量越多,质量自然就越差,文艺表演从头到尾都是尬演,体育比赛鲜有人报名参加,活动现场除了组织活动的学生会成员和参加活动的同学,连个观众都没有。
学校对学生活动一条重要的考核标准就是现场的观众数量,于是就出现了强拉观众的情况。
每次办活动,学生会的每个部门都会被要求带来一定人数的观众,但随着同学们逐渐破除了对学生会的迷信,观众也不大好强拉了,学生会只能利用自己和辅导老师关系近的优势,强迫贫困生来充当观众。
贫困生因为需要贫困补助,不得不屈服于学生会的淫威,学生会办活动的时候只能乖乖的去当观众,把可以去打工的时间统统的浪费在这无所谓的事情上,学生干部们还给这些听话的贫困生取了个外号:小绵羊。
这件事太可耻了,国家拿钱帮助贫困学生求学,他们竟然利用手中握着这笔钱的权力,逼迫他们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不过后来有几只小绵羊不听话,评定贫困生的老师干脆就把贫困生补助的名额都给了和自己关系好的学生干部了,这些身穿名牌衣服、拿着苹果手机的学生干部们都很机灵,拿到了钱,还会给老师回扣。
如此以来,闹事的小绵羊没有了,学生干部和老师都赚到了钱,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唯一对学生会有影响的是,小绵羊们没了,学生活动的观众更不好找了。
我用三顿烧烤把赵海明灌醉三次,终于从赵海明口中问出来为什么学生会不缩减一下活动数量从而提高学生活动的质量。
赵海明说,学生会成员拉取社会企业的赞助和学校的专项拨款构成了学生会经费,但经费只能用于学生工作,通常就是学生活动,钱花不完就要上交给学校,明年学校会缩减经费,所以钱必须得花完。
为了把资金花完,也为了将资金装进自己的腰包,只能不停的办学生活动。
一场学生活动需要请演出嘉宾、租赁音像设备、搭建舞台、活动奖品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是滋生腐败的温床。
电子技术部负责的就是学生活动宣传展板用的喷绘布、舞台背景幕布的设计与制作。
喷绘布二百块钱一张,一次大型活动至少用八张,小的活动也得用两张。舞台背景幕布,一张上千元。每次活动都需要根据活动的主题、形式和内容制作不同的喷绘和幕布。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来说。
精明的部长们在几张喷绘布上做大小几十个不同的图案,并把这些图案剪下来留做备用,再设计出来万金油的喷绘布,有活动需要时将剪碎的图案贴到完整的喷绘布上,像是制作了一张全新的喷绘布,下次有其他活动再换一下喷绘布上剪碎的图案即可,几张喷绘布能应付几十场活动。
但每一次使用喷绘布,不管是不是贴图案的旧布,申请活动经费都是按照全新的喷绘布价格,只需要找一些印刷店的发票,便可以拿到全额的报账,差价自然落到了技术部部长的兜里。
这是技术部的权限,而作为活动的主办方,办一个晚会需要付费邀请一些表演节目的嘉宾,他们会跟嘉宾谈好回扣,但主办方回扣要的越来越多,嘉宾便不满意了,有时候舞蹈表演者连套舞蹈服都懒得换,时间久了,节目的质量便越来越差,观众自然越来越少。
说完这些,赵海明不停地念叨着他不愿意这样做,他也没办法之类的话,但是他用他的方式进行了反抗,他当部长的上学期里,没有办过一场学生活动。
他说这些话时,每一个字都带着自责的语气,看来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和一些人划清界限。
4、
大一上学期很快就过去了,也意味着这一届的学生会将进入换届阶段,在未来的大一下学期,没有升任部长意愿的部员将会渐渐远离学生会的生活。
在临近寒假的最后一次部门例会中,赵海明说了一些总结的话,还有一些感谢的话,最后还给电子技术部每一个部员发了一个红包,我打开看了看自己的,五百元整,其他人有二百元的,有一千元的。
这个钱数和办理青春无悔社的学员卡的价格是一样的,散会后我找到了赵海明,说出我的疑惑。
赵海明也没有藏着掖着,承认了这是将我们办理学员卡的钱全都如数退还,当然,赵海明是垫了钱的,因为五百元的学员卡,赵海明等三名部长只能拿到三百元的提成。
他觉得他夸大学生会的好处把我们骗进学生会,是一种恶行,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弥补自己的过错。
我劝他不要自责,这半年电子技术部没有办过学生活动,只是做了几张简单的喷绘图片,没浪费大家什么时间和精力,但我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学生会里的这些蝇营狗苟也不是什么机密,赵海明在当部长之前肯定就知道的,他既然如此抵制学生会的歪风邪气,为什么干脆连部长都不要做?
赵海明无奈的叹了口气,学生会设置巧妙,不会让人轻易的离开的。
他本是不想升任部长的,但是他的老部长老陶升任了学生会的主席,老陶需要在部长层级有自己的人马,保证他在学生会内部的派系斗争中有一定的战斗力。
老陶对赵海明非常的不错,俩人都是老乡,私下关系十分要好,不仅在学校经常一起打球,放假回到家乡也经常小聚。在老陶的再三恳求下,赵海明答应了升任部长。
我一听就乐了,一个学生组织,还有派系斗争,真是有趣。赵海明说,只要有人、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派系,有了派系,自然就有斗争。
H大学生会派系斗争的主要形式就是对主席提案的投票。
学生会的主席们想办一个大型活动,需要提交议案至学生会部长级会议审理,在这个部长级会议上,学生会主席一个人有五张票,每名副主席各有四张票,每名部长各样三张票,副部长有一张票。
只有投票通过了,主席们想办的活动才能开展,所以主席们需要部长们的支持;如果某个部长想办活动,需要通过主管自己部门的副主席到部长级会议上提案,部长自己没有提案资格,部长也需要主席的支持,所以主席和部长之间是一种互相帮扶的关系。
赵海明说到这个部长投票无奈的笑了笑,在几乎不存在监督的学生会里,对主席提案的投票本应该是一个走过场的事儿,但现在成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有的主席为了通过自己的提案,甚至会自掏腰包请一些中立阵营的部长们去吃饭喝酒,只求能拿到几张支持票。
我觉得这个部长级会议制度的设计挺好的,这才是民主监督嘛。
赵海明说了句好个屁,制度化的民主监督和权术养蛊是不一样的,真正的民主监督是要完全尊重民主投票的结果,而学生会的部长级会议产生的结果,不过是给My queen一个参考建议而已,最终的决定权依旧是在My queen的手里,这个投票环节,是My queen为了让学生会干部们内斗,从而保证My queen利益的最大化。
My queen代指学生会的主管老师,是一个骨灰级马屁精想出来的外号,这个充满阶级划分和权利味道的称呼用在主管老师身上真是再形象不过了。
My queen只是H大学生处的一般行政人员,没有处长、副处长的头衔,但她独享管理学生会一切人、事、物的权力,学生会大小事儿都需要她签字同意,所以学生会对她来说,就像是私人物品一样的存在。
但My queen有且只有管理学生会的权利,在H大的行政系统中,她是最底层的人,于是她将自己手中的权利发挥到了极致,来维护着自己作为最底层行政人员那点仅有的乐趣。
经她多番请示领导,把学生会三百人的上限提到了五百人,组成部门也增加了几个。学生会的人员、组成部门增多了,但学生会的经费还是那点,用于大型学生活动的活动中心依旧只有一座,优秀学生的名额也没有增加,概括而言,学生会可使用的资源没有增加。
在人员增多资源不变的情况下,必然会导致学生会内部竞争的升级,于是原本铁板一块的学生会成员们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逐渐形成了几个派系。
派系的竞争让My queen觉得自己像是一玩弄权术的封建王朝君主,看着手下的“大臣”们为了各自的派系互相竞争、形成制衡,别提有多开心了。如此以来,不仅不再有学生和自己夺权,还收获了一群免费的“小保姆”。
“小保姆”们为了取悦My queen,帮My queen打扫办公室、打饭、拎包、送礼这种低段位的马屁不必多说,在惨烈的竞争下,有的学生干部会早早的在办公楼门口等她,她的车子只需要停到办公楼门口,自然有学生干部帮她把车开到停车场,而刚下车的My queen会遇到争相给她汇报工作的学生干部,My queen随手把高档手包递给离她最近的学生,然后一脸焦虑的表情,伴随着紧凑的咔咔咔的高跟鞋砸地声,边走边看学生干部们递过来的文件。
这架势简直就像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看的文件里都是能三两句话说清的事儿,但硬生生的转化成几百字的公文体,再打印出来,夹到蓝色的塑料文件夹里。
我小声嘀咕着,要是所有的学生干部都能联合起来一起对付My queen就好了,但不用赵海明说,我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
所有的学生干部任期只有一年,严格的说是仅有九个月的一学年。馒头就这么几个,要么大家团结一致一起饿着造反,要么针锋相对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到最多的馒头。造反成功的胜利果实是未来新一届的学生干部才能享用到的,造反的人什么也享受不到,毕竟造反需要时间。但短时间内靠竞争拿到手里的馒头,是能吃进嘴里、装进兜里还能打包带走的,谁会为了下一届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眼前的利益呢?
赵海明描述派系之争时表情很严肃,没有一丝玩笑的味道,但我觉得是不是说的有点夸张了?每一届学生干部只有一个学年,一个学年加一起才九个月,从开学到相识、再到熟悉、再到结为一派,时间上是不是有点不允许?
赵海明说我低估了学生会干部的智商。
为了在短时间内让同学们打成一片,几个学生会主席想到了一个古老的组织:老乡会。
赵海明拿我的经历举例。我一开学就被赵海明拉入了一个A市老乡会的微信群里,大家都是刚开学对新朋友充满了期待,每天在群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那些在学生会担任部长、主席的老乡们经常组织聚会,以至于我们一有时间就去线下见面,有时候是约一场篮球,有时候是去奶茶屋玩桌游,如此以来有限的课余时间被各种老乡会的聚会占满,全然忽略了其他途径认识的朋友。我回顾我大一一年的生活,交友圈竟然没有突破A市老乡的范围。
在异地求学的学子遇到有着共同生活、学习背景和饮食习惯的老乡,天然的会有亲切感,如果加上人为的多组织聚会活动,那亲密度自然直线上升。
这些同地区的新朋友在一同进入学生会后,会不自觉的结成小团体,小团体不自觉的就向以A市生源为主体的派系靠拢了。几届学生干部的更迭下来,H大学生会内便形成了几个以地域为区分标准的派系。
这太可怕了,我大一开学,就被赵海明算计的明明白白的,我稀里糊涂的就交了钱、进了学生会,还参与进了A市的派系,倘若我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不维护A市,那我将会面临个别人有意为之的道德谴责。
赵海明知道这样不好,所以他曾经想通过自己的一己之力彻底的改变学生会,让H大学生会回到那个为学生利益着想的组织,但在巨大既得利益者团体面前,他的力量太微薄了,所以他也没有选择造反,只能选择逃避。
他当了电子技术部的部长后,消极怠工,做喷绘等本职工作不好好做,开会也不去,主席团要他办活动也不办,他希望靠着自己的努力把电子技术部搞臭了,逼着学生处领导取消了这个部门,这样就减少了部门和人数,也算是为未来的学弟学妹们做一点好事儿吧。
5、
我以为电子技术部会随着赵海明的退出而告别学生会这个舞台,但大一下学期一开学,消极怠工的赵海明突然变成了学生活动大师。
下学期部门的第一次例会,赵海明便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份厚厚的学生活动策划书,我打开简单看了一下,是一个集合摄影大赛、PS技术大赛和文艺晚会于一体的活动,资金预算高达八万元,活动颁奖文艺晚会选在了H大的大学生活动中心,颁奖嘉宾是传媒学院的副院长和相关专业课的老师,学生会的主席、大型学生社团的负责人连个上台讲话的资格都没有,只能黯然坐在观众席鼓掌。
从这几个方面来看,这将会是这一届学生会鲜有的大型活动,如果办成功了一个这样的活动,别说不会撤销电子技术部了,赵海明甚至会因此轻易拿下主席团的一个席位。
我有点看不懂了,这个厌恶学生会的赵海明,为什么突然又要办一场大型活动了?难道他又改变自己的观念了?
活动圆满结束后,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赵海明又喝多了,在还没散场的时候我就把他拉上了出租车,提前返回学校。
在出租车里,赵海明主动问我是不是觉得他特别的虚伪?口口声声说厌恶学生会,却努力的办一场大型活动,这一场活动下来,又有多少资金流入了一张张黑手,又有多少部员被逼着搭人情拉朋友充当观众,又有多少部员为此耽误了许多节课。
我说了句还好,至少赵海明没有强迫“小绵羊”来参加活动或者当观众,还算是有点良知。
赵海明说我肯定很疑惑为什么他这样做。
我点了点头。
“我不能用我的道德标准去损害别人的利益。”赵海明倚着车门,黯然的看着窗外。
“谁的利益?”
“小叶的。”
“小叶的?”
赵海明点了点头。
小叶是和我一届的电子技术部的部员,很热情健谈的一个人,在学生会人缘很好,和部长、主席们都能打成一片,他的家境不是太好,在学生会主席的帮助下拿下了最高额度的贫困补助。
小叶在得知赵海明想毁了电子技术部后非常的害怕,因为电子技术部一旦撤销,我们部也不会有人能升任部长了。
没有哪个部门会让外部门的部员当部长。
所以小叶找到了赵海明,跟赵海明说自己想当部长,希望赵海明不仅不要毁了技术部,同时要办个大型活动,给小叶增加点“政绩”,回头好竞选部长。
赵海明劝说小叶最好不要这样,H大学生会的玩法不道德。
小叶并不考虑这个,他只知道学生会的一些玩法能赚钱,他需要钱,他强调他给赵海明勤勤恳恳干了半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能说撤部就撤部吧。
赵海明也给小叶指过别的赚钱的路,但都被小叶拒绝了。
首先是创业。大学生创业九死一生,而且生活费十分拮据的小叶拿不出启动资金,更重要的是,小叶要的赚快钱而不是做一番事业。
其次是打工,H大位于经济不发达的城市,兼职打工赚的非常的少,即便是全部的课余时间去打工,一个月不过赚一千多块钱,而且这意味着他没有时间去像别人一样去打篮球、看电影、逛图书馆,他的生活只会剩下学习、打工和休息,相比于学生活动连玩带休息就能赚钱,打工这活儿太苦了,小叶不愿意。
最主要的是,小叶尝过了通过学生活动轻松的赚了一次“快钱”后,再也忘不掉赚“快钱”的快感,他没有耐心去赚几块钱的时薪,也没有耐心去备考含金量高的证书,他开始不断的琢磨投机取巧。
这对他不好,但大家都是成年人,劝导的话说尽了就行了,没有必要去强行阻拦他。
因为这场大型活动,My queen向赵海明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能留任学生会主席团成员,同学们也劝赵海明,觉得都给学生会做了两年工作了,是时候该升任主席捞一笔了,至少得把大学四年的学费生活费捞回来吧。
赵海明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初心,毅然决然的将办公室送来的《主席团成员申请表》撕碎洒落进垃圾桶里。
我笑他放弃竞选主席又能怎样,你为了老陶当了一年的部长,又为了小叶,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学生活动,你已经成为了你最反感的人了。
赵海明骂道“这历代的学生会主席们就没干别的,就琢磨人了,知道我为人义气,他们就利用我这点让我当部长!办活动!他娘的!”
二十岁出头的大学生,特别是男生,正值最在意兄弟情义、哥们儿义气的年纪,多少人都为朋友做过自己不情愿的事情,其中肯定包括了赵海明。
我只能口头安慰他这些都将是过去式了,别太在意,大环境如此,一个人做什么也不算错。
我以为赵海明会像以往一样找个烧烤摊喝一通闷酒,把自己灌个烂醉,再边哭边感慨自己错了,酒醒之后该干嘛干嘛去,在自责中度过自己剩下的大学生涯。
但我小瞧他了,他这次没有去喝酒买醉,而是赶在新一届学生会换届之前,抱着笔记本电脑,孤身一人跑到了H大几条街外的一个咖啡馆,他把这两年看到的、知道的学生会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通通写了下来,向纪委、教育厅和一些媒体提交了一份证据详实、图文并茂、逻辑清晰、多达几万字的检举信。
他写完信找到我,说他憋得慌,这件事必须告诉我,但是我必须替他保密。
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一定是疯了。
“赵海明,我一直搞不懂,你当部长不赚外快,你难道不缺钱吗?”
“缺。”
“赵海明,万一校方查出来这封信出自你手,要弄你怎么办?高考来H大不容易,但是H大开除你可不难!你就不害怕吗?”
“害怕。”
“那你做这个干嘛!傻掉啦?”
赵海明摆着一张洋洋得意的脸,“趁着年轻,总得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吧,万一这辈子平平庸庸度过了,到老了还有点吹牛的素材。”
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但我发自内心的敬佩他,并且保证这件事绝对不会从我嘴里走漏出去。
这封检举信并没有白写,在几个月后,省里就派了一个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了学校,并且带走了学生处的所有干部,因为我去国外做交换生,后续事情就不知道了,后来学生会认识的同学们都说学校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大力整顿了学生会,弄的跟个清水衙门似的。
我笑而不语。
赵海明终究还是用实际行动和那些腐败的学生官儿划清了界限,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H大学生会的生态,让H大学生会回到了最初的样子。他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儿,同时也得罪了不少好友、同学,所以他不会再跟别人提起这件事。
但这样的事迹不该被埋没,在通过寥寥几笔向他表达敬意的同时,得告诉那些享受着阳光的孩子们应该知道,乌云不是平白无故散开的,而再有乌云重聚之时,希望现在的孩子们能像赵海明一样,勇敢的去面对它、驱散它。
为公众的利益不顾自己利益去抗争的血性,打一百年前的五四之时便流淌在我中华大学生的身体里,这腔热血,应该让它继续流淌下去。

▍大赛组委会
主办方:澎湃新闻
联合主办: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今日头条
指导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学术支持单位: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政法大学光明新闻传播学院
上海大学文学院
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深圳大学传播学院